x我收拾好明天需要带的行李 然后洗了个热水澡在洗澡的时候还顺便打了个飞机。 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方面的需求很旺盛, 我几乎每天都要打一次飞机而且每次都很爽 特别是今天又想了个怪招就是往生殖器上抹了很多肥皂然后再来打的 不知道有多爽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像是在发廊里推油。 我今年已经25了,还是个处男,每天一次也不过分, 我经常这样安慰自己;而且金赛也说过男人一天一次也不爲过。 唉,不能再想了,已经12点了,明天又要出差到X城, 想起来还真他妈的烦出差这么多次就连一次艳遇也没有试过 嫖妓又怕被抓。 不过俗话说得好: 「远不赌,近不嫖。 」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就要去发廊里破掉我的处男之身。 「快点上车,到X城的,还有位置,10元。 」 我一个箭步跨上了车,眼睛一扫,不禁大失所望, 没有美女唉怎么每次都是这样? 车上的座位是分左右两列的, 而且都是两个两个的座位并排连在一起的所以我每次坐车的时候都是希望和一位美眉并排坐在一起 可是从来就没让我得逞过。 我悻悻地随便找了个不靠窗的位置坐下, 因爲坐靠窗的位置待会不便下车。 车大概开了十五分锺,我已经进入梦乡了, 昨天又没睡好。 就这样晕晕乎乎的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刹车, 把我弄得往前一栽头也撞到了前排椅子的后背。 怎么回事嘛?我一边摸着隐隐作痛的前额, 一边在心里把司机的父母以及他的十八代祖宗全骂了一遍。 「来,来,来,快上快上,8元。 」 哦,原来是半途有人上车。 正想着,我已经看到了上来的那位美眉, 让我终身难忘的美眉。 今天的温度很高,大概有36度左右,所以这位美眉穿的不是很多, 不过也不是很少反正是该你看的你都看得到 不该你看的你全看不到。 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低胸吊带裙,而且还是比较紧身的那种, 乳沟若隐若现不过就是长相一般也还凑合。 乳房是我比较喜欢的,不是很大但是却很挺的那种。 她正朝我这个位置走来,我也把双腿稍稍往外挪了一点, 做出了让她进去坐靠窗位置的姿势。 她走到我旁边,四处看了看,好像也没什么好位置了, 再怎么说我也是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啊不像别的座位上全坐着一些要么看起来像民工 要么就很老所以她就试图想坐到我的里面去 我也把双腿挪得更向外了一点。 她很奇怪,像一般人想进去的时候都是背对着坐外面的人, 而她却是面对着我往里面挤要知道这样的话 她得双手撑到我的椅背上然后再往里面走腰也会有点弯 这样就造成她的一对玉乳离我的脸非常近感觉上好像还擦到了我的鼻尖。 大概是因爲处男的原因,被她这样一擦, 我的阴茎非常迅速的一下子就挺了起来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不过我的反应还是够快的迅速地用我的公事包档住了那里 眼珠向上一翻瞟了她一眼她居然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到的微笑。 她终于坐下来了,我也终于好多了,没有先前顶得那么难受了。 车也开了,但速度不是很快,因爲这一段的路况不太好, 比较颠簸过了前面的一段隧道就没事了。 可我就惨了,车这么一上一下的,我穿的是短袖, 那位美眉穿的吊带两个光膀子就随着车的一上一下擦来擦去 而且有时车左右一摇我就几乎和她要抱在一起了 顶得我的生殖器非常不舒服。 好在马上就要进隧道了,那里面的路就很好走了。 我又坚持了三分锺,眼前一黑,松了口气, 终于进隧道了这样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用手来调整一下阴茎的位置让它不那么难受。 我仔细地感觉了一下旁边美眉地状况,觉得安全了后,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轻轻地摆弄我的阴茎我长吐了一口气 真是舒服多了。 突然我有了个想法,这里这么黑,就算把它拿出来也没有人知道啊!说做就做, 我非常小心地拉开了拉链用了一点巧劲就把它给掰出来了。 然后我人往后一倒,双手抱着后脑勺,啊, 真是舒服且凉快着啊!这时旁边的美眉好像动了一动 吓了我一身冷汗不会的 她又看不到。 就在这时,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有个家伙居然点着了支烟火光虽然很短暂 但我急速的向四周看了一下 好像没人注意到我的家伙而且旁边这位美眉好像也是靠着椅背睡着了。 我又长吐了一口气,不过我还没有将它放进去的意思, 因爲我好像觉得有点兴奋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暴露狂的症状? 这时那位美眉又动了一下 这次动作比较大她居然将她的香唇凑到了我的耳边 同时她的双乳也紧靠着我的臂膀 对我说了六个字: 「我们来玩一玩。 」话音刚落,她的纤纤小手已经游离了过来, 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阴茎而且还用她修长的指甲拨弄着阴茎上凸起的那些细血管。 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坐汽车了,而是坐在飞机上, 现在才真正感受到飘飘欲仙的滋味。 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是毫不客气了,右手从她的背部绕过去抱着她, 左手抚摸着她柔软的乳房慢慢地我感觉到她的唿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而且还会发出很小很小的呻吟声我生怕被别人听到 马上用自己得嘴去堵住了她的香唇。 她也很配合,我刚吻上去,舌头就像一条小蛇般的窜进了我的嘴里, 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使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们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频率 我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我不行了 马上就要射了。 」说完之后,她勐然加快了速度。 过了半分锺,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泻千里, 在射的同时她的双手使劲抓着我的双臂全身肌肉紧绷, 我也充份地享受着带给我的快感。 过了好一会,我们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 软绵绵地抱在一起继续吻着。 「快要出隧道了。 」我提醒她。 听到了这句话后,她慢慢地站了起来,黏煳煳的鸡巴也顺势从阴道里滑了出来, 我忙从包里拿了一包面纸塞到了她的手里自己也拿了一些将鸡巴擦拭干净 随后把衣裤都整理好了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坐着。 一阵刺眼的阳光射了过来,车开出隧道了, 我和她对望了一眼互相一笑此后无话。 。